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034如愿(1/2)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慕建铭看着那小內侍端着托盘朝自己一步步地逼近,艰难地咽了咽口水,艰声问道:“岑隐,你……想干……什么?”

  他的声音中止不住的颤意。

  岑隐随意地抚了抚衣袖,轻描淡写地说道:“义父替你求了情,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成全了你吧。”

  什么?!慕建铭心头一跳,眼睛瞪大。

  小内侍把那个托盘端到了慕建铭的跟前,还体贴地替他打开了那小瓷瓶的盖子。

  “……”慕建铭瞳孔猛缩,吃力地转头看向了岑振兴,脸半歪半垂。

  岑振兴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慕建铭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悲天悯人的味道。

  “臣年纪也大了,如今也帮不了您什么了。咱们君臣一场,臣能做的,也唯有满足您最后的心愿。”

  “您放心,等您仙去了之后,臣会给您守陵的,也算全了臣与您这么多年的君臣情谊……”

  岑振兴的声音有些嘶哑,其中又藏着旁人无法理解的复杂情感,有愧疚,有唏嘘,有无力。

  对他来说,到底是他背叛了戾王,无论戾王是否对不起天下人,却没有对不起自己,是自己欠了戾王的。

  慕建铭看着托盘,看着那托盘上的小瓷瓶,眼神微凝,心头又跳了跳。

  他只觉得岑振兴字字句句意有所指。

  岑振兴方才说要满足他的心愿……所以说,这莫非是假死药?

  这一切都是岑振兴要救自己出去,演的一出戏,设的一个局?!

  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心头,他就听耳边又响起岑振兴微微哽咽的声音:“您,就安心去吧。”

  安心,岑振兴让他安心,所以,这瓷瓶里装的一定是假死药!

  是了,一定是这样。

  岑隐狼子野心,但岑振兴对自己一向忠心耿耿,当年他在如日中天之时就从朝堂退下,怕也是岑隐逼的。

  他们俩必不是一伙的!

  现在,岑振兴抓住机会来救驾了!

  慕建铭的心跳砰砰加快,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对自己说,万不能让岑隐看出端倪来,这也是他逃出生天的最后机会了。

  慕建铭用尽全身的力气慢慢地抬起了手,他的胳膊到手掌再到手指都在颤抖着,犹如那风雨中的落叶,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艰难,那么缓慢。

  他颤颤巍巍地拿起了那托盘上的小瓷瓶,连他手里的小瓷瓶也轻颤不已,仿佛随时会脱手而出似的。

  慕建铭瞪大眼睛怒视着几步外的岑隐,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恨声道:“朕就算……死,也不要再……受折磨了!”

  他的声音依旧是含含糊糊,断断续续的。

  他决然地仰起下巴,将那小瓷瓶中的白色粉末灌入嘴中,因为嘴巴歪斜,些许粉末混合着唾液自唇角漏下。

  “啪!”

  慕建铭随手将那小瓷瓶丢在了地上,小瓷瓶骨碌碌地滚了出去,一直滚到了文永聚的鞋边。

  文永聚浑身动弹不得,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慕建铭要是死了,那么自己会怎么样?!岑隐还有必要留着自己这条命吗?!

  文永聚怕,慕建铭却是喜,心跳砰砰加快,热血沸腾,努力压抑着心头的激越。

  砰砰砰!

  慕建铭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只要睡上一觉,等他再醒过来时,岑振兴肯定就已经把他救出这个牢笼了。

  他终于可以从这个困境中脱身了!

  就算慕炎已经登基了又如何,自己还有机会的。

  这偌大的朝堂中肯定还有很多忠君之臣的,那些人只是因为畏惧慕炎和岑隐的权势,暂时蛰伏着,等待着合适的时机,还有民间也有义士,定会愿意助自己拨乱反正。

  等他找来神医,调养好龙体,他还可以翻盘重来,再重新登上帝位,届时,他必定让慕炎和岑隐这两个乱臣贼子还有他们的同党都付出惨重的代价。

  他要慕炎和岑隐卑微地跪在他面前向他磕头,向他忏悔,向他求饶。

  而他会将他们凌迟处死,千刀万剐地剐足三天,让他们痛不欲生……

  只是想想,慕建铭就觉得快意,眼睛微微发红,然而,一阵自腹部传来的剧痛打断了慕建铭的美梦。

  好痛!

  慕建铭痛苦地呻吟出声,只觉得腹中像是翻江倒海,又像是有人拿刀割着他的肚肠似的,绞痛难当。

  那剧烈的疼痛感令得慕建铭浑身颤抖如筛糠,额角也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脸色惨白如纸。

  腹中的疼痛感还在不断地加强,好像肠子都要断了一般,让他领会到了何为肝肠寸断的滋味。

  慕建铭深深地皱起了眉头,疑惑地心想:怎么回事?为什么假死药会让他腹痛难当?!

  难道他不是应该吃了假死药后,就昏睡过去吗?!

  慕建铭总觉得有些不对,汗如雨下。

  岑隐神色平静地看着前方痛苦难当的慕建铭,脸上波澜不惊。

  他身旁的岑振兴突然动了,往前走了两步,然后蹲下身来,与跪在蒲团上的慕建铭四目对视。

  岑振兴眉宇深锁,用一种安抚的语气叹息道:“您放心,只会短暂地痛一下而已,很快,这一切就结束了,一切的苦难都结束了。”

  “臣保证,您死后尸身不会受辱,臣会为您守陵,以还您的知遇之恩,您就放心去吧,您马上就可以解脱了。”

  岑振兴用帕子擦掉了慕建铭嘴角的白色粉末。

  慕建铭闻言,双眼瞪到了极致。

  这一刻,他骤然明白了什么。

  难道他刚才吃的真的是毒药?

  仿佛在回答他心里的疑问似的,他觉得喉头一股腥甜味传来,鲜血汹涌地自唇齿间涌了出来,沿着嘴角淌下……

  “滴答,滴答……”

  那殷红的鲜血一滴滴地滴在金砖地上,是如此的刺目。

  慕建铭心都冷了,四肢如同泡在冰水里一样,彻骨地寒。

  这真的是毒药,而不是假死药!!

  他断断续续地说道:“朕不……”说话间,又是一口鲜血猛地自口唇涌了出来,“想死。”

  他连吐了几口血,声音更含糊了,听在岑振兴耳里,就是他想去死。

  岑振兴又叹了口气,目光没有移开,依旧看着慕建铭。他既然决定来送慕建铭一程,就会好好地看着他,好好地送送他。

  慕建铭感觉腹部的疼痛还在不断地加剧,他仿佛听到了黑白无常正拿着锁魂链向他走近,一步步地走近。

  他怕了,吃力地挣扎着,哀求着:“饶朕……”

  “振兴……朕……救……”

  他的话断断续续,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眼神渐渐地恍惚了起来,直到这一刻,他还不敢相信,岑隐真的要杀他,慕炎竟然真的放任岑隐杀他!

  慕炎不怕世人说他弑叔夺位吗?

  岑隐就不怕狡兔死,走狗烹吗?

  慕建铭心里的恐惧越来越浓,更多的是不甘。

  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他还未及不惑,他的人生才过了一半而已,他怎么会沦落到这个下场?

  不该是这样的,他是真命天子,他才是大盛的真命天子!!

  岑隐定定地看着慕建铭浑浊的眼睛,看出了他眼里的恐惧与不甘,也听明白了他在说什么,勾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笑意。

  岑振兴跟了慕建铭这么久,居然都不知道慕建铭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他又怎么敢主动求死呢!!

  但是,再留慕建铭活着也确实没有什么意义了,都到了这份上,他还捡着日子瞎折腾,真让人扫兴!

  岑隐微微侧过身,抬眼朝皇宫的方向望去。

  他知道,慕炎对于慕建铭是死是活已经全不在意了。

  这两年慕炎留着慕建铭,也不过是因为自己,让慕建铭活着多受罪,来弥补自己,弥补薛家。

  但是……

  岑隐望着太庙外那碧蓝如洗的天空,空中飘着一朵朵洁白如雪的云朵。

  他就要成亲了。

  对他来说,从前的种种已经结束了。

  以后,他的人生才开始。

  他会和她一起过好属于他们的日子,不会让过去的事再影响到他的未来……

  想着端木纭,岑隐的眼眸一点点地沉淀下来,变得通透明净。

  几缕阳光透过大门洒了进来,映得他那狭长的眸子染上了几分暖意。

  旁边,慕建铭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呼吸也越来越微弱,口鼻流血,形容狰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