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30章 注定是棋子(1/2)
祭炼山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上书房。

  承天王为首,几名帝族重臣,眉头微微皱起,鬓角可见汗迹。

  军奏已经帝览,木盒也被打开,里面的确是颗人头。

  一个女人,看模样颇有几分姿色,但再漂亮的女人,就只剩下一颗头颅,也不会让人提起半点兴趣。

  陛下高坐九重,珠帘后身影不清,他气息平和不动。

  但所有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陛下心中的暴怒。

  已经很多年,陛下没有如此失态,军奏中究竟提及何事?

  啪——

  轻响自珠帘后传出,西荒大帝将军奏玉简,放在桌面上。

  他抬头,眼神清冷、淡漠,扫过下方帝族重臣。

  “金吾将宁秦,已死。”

  殿内,空气刹那凝结,呼吸随之停止!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陛下为何恼怒至此。

  西疆边军大营,武通天……他竟有如此胆量!

  再想到,今日陛下召集他们,所讨论的帝都动荡之事。

  几位帝族重臣中,皆感受到了一份,风雨飘摇的感觉。

  陛下,一定非常愤怒。

  而且,他更加愤怒于,这一切的事情,即便他都看的很清楚,也只能选择隐忍。

  帝族不会支持,一位即将禅让的陛下,动摇军中稳定。

  尤其是现在……皇权与军权相争的局面,更不允许出现。

  “陛下!”

  承天王跪伏在地,“臣,愿往边军一行!”

  他这个表态,让殿内其余帝族重臣,眼底露出惊讶,旋即浮现惭愧及一丝钦佩。

  陛下即将禅让移交权柄,他们都没勇气,在此时与军方争执。

  珠帘后,西荒大帝声音平静,“不必了。武帅已查明真相,诛杀了幕后黑手,朕信任边军大帅的处置和判断。”

  承天王眼底,浮现一丝悲伤……陛下退让了。

  无数年来,这是第一次,但既然有了开始,就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或许,这件事情就将,成为一切的导火索。

  帝族的族老们,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禅让,已无可避免!

  陛下的计划,终归没能实现,或许这就是,早已注定的命运。

  他与陛下不愿接受,抗争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失败。

  就在这时,退出殿外的宦官,额头冒汗弓腰进来,哭丧着道:“陛下,西疆边军急报!”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点在宦官身上,更加的确切、现实。

  继位的陛下,不会继续使用,上任大帝留下的老人。

  等待他们最好的结果,就是进入帝宫隐秘地,在镇守中终了余生。

  惨一些的,则会被流放出去,然后不知道哪一日,因为哪些事情,就会被彻底清洗。

  宦官心头大骂着,这些边军蛮子,实在欺人太甚,居然敢对陛下接连进行威逼!

  他冒汗、内心怒骂的时候,上书房外送信的两位军部修行者,如今也在对视中无语凝噎。

  陛下或许不会轻动,驻守边疆的武帅,但他们两个只是,军部里不起眼的蚂蚁。

  随便一个理由,就足够让他们两个,陷入悲惨至极的命运!

  沉默的等待,未知命运的煎熬,让两位军部修行者,身上衣袍很快被冷汗打湿。

  模样越发狼狈!

  不知过了多久,双耳开始嗡鸣,眼前阵阵眩晕泛黑两人,突然被一阵大笑惊醒。

  心头蓦地收缩,旋即露出茫然,他们看着眼前的上书房,听这里面传出的畅快大笑。

  这笑声……是陛下!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书房门打开,之前如丧考妣的宦官,小跑着出来,一脸的红润、得意。

  “陛下已经做了批复,你们带回去吧,告诉军部诸位老大人,就说陛下的意思是,边军这些年来行事日渐疏漏,是该整顿一下了!”

  ……

  陛下的御笔批复内容,很快从军部传出,随之而来的,是整件事情的原委、真相。

  大概总结如下:

  第一封军奏,西疆边军武帅上禀,金吾将宁秦入矿洞地底,镇压罪民暴动罢工,不幸战死当场。边军大营得知此事后,已经抓到幕后凶手,击杀后取其头颅送入帝都。

  但紧接着,没过多久便送来了,西疆边军第二封军奏,用的不是武帅的名义,可内容却颇堪玩味,说是矿洞地底罪民深表臣服,已经停止暴动,甚至交出了足够一年产出的矿石。

  大家都不是傻的,帝都里的人尤其如此。

  罪民臣服,上交大量矿石,唯一的解释,当然就是金吾将镇压了他们。

  那么,第一道来自西疆边军大营,帅帐中的紧急军奏,自然就成了笑话。

  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边军武通天,成了一个笑话。

  一时间,帝都街角巷尾,茶前饭后皆在议论此事,提及那位军功卓著,声名远播的武帅,脸色不由露出古怪。

  隐隐约约,似乎大家都在说,武帅已经老了,糊涂到军中大将的生死,都已经搞不清楚。

  但这一切,都只是表象,透过浅表看本质——在有心人眼中,这是边军武帅,秉承着某一方意志,对陛下发起的试探、推动,被强有力的打倒、压制。

  这让所有,汇聚向那把椅子的目光,不由多了几分谨慎、忌惮。

  所导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近段时间来,帝都动荡不安局势,突然间缓和许多。

  军部行文四方边军申斥,而其中的反面例子,自然是西疆边军大营。

  并未提及武通天之名,但所有人都清楚,这就是打向武帅的耳光……响亮无比!

  ……

  矿洞恢复了正常运转。

  不,更确切的说,是超高效率状态。

  驻守此地的半人蛮边军,从未见过地底罪民们,如此谦恭、卑微的态度。

  于是,对那位只见过一面,十分陌生的金吾将,自心底生出敬畏与尊重。

  他们虽然是被,蛮族诅咒侵染后的半人蛮,边军中的异类,但依旧是军中出身。

  骨子里,流淌着军人气质。

  而军人,向来尊重、钦佩强者。

  江城子哑然失笑,摇摇头,露出些许无奈。他的计划,并不是这样的,应该再等一等。

  可地底那些罪民,怕是真的被金吾将吓住了,不敢有丝毫耽搁,直接就送出矿石。

  坏了他的安排。

  事情肯定隐瞒不住,武帅的手段,他是清楚的。

  矿洞这地方,看似是禁忌之地,大营人人避之不及,但他肯定在此做了布局、后手。

  大营中第二封军奏,必然已经送出……不管用的什么名义,但肯定不会是武帅。

  将、帅多年,他对武帅的了解,还是很深的。

  “百溯参赞,既然金吾将安然无恙,本将就回大营复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