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03章赠鼎(1/2)
楚云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事实上修炼到了太上十阶,鸿蒙神树已经隐隐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是什么。https://

  所以他向孩子一样向楚云炫耀,说他能结出八品仙丹仙器了,稍微耗费一些力气,也能结出九品级别的仙丹仙器了。

  冥冥之中,好似有一种无法摆脱的使命施加在他的身上,让他惶恐,让他不知所措。

  他后悔了。

  如果早知道自己的使命就是成为一根破柱子,自己凭什么去努力把自己的修为提升到太上十阶,凭什么要往永恒的境界踏入?

  他只想平平凡凡的做个人,好好的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

  他幻想过自己怎么去过自己的普通生活。

  他就向整个仙界的生灵宣布,自己就是鸿蒙神树,他可以化作人形,也可以顶着自己的本体到处跑,去各大门派的道场上晃悠,变成自己的本体去晃悠。

  他要把这些年的压抑全部发泄出来。

  可是,这所有的想法还没有开始付诸于行动呢,自己怎么就要成为一根破柱子了?

  他忘不了以前支撑着整个仙界的日子,那时候他虽然浑浑噩噩,但是那种如柱子一样的生活,却让他觉得枯燥。

  他偶尔会清醒,每当他清醒的时候,他总会让其他的生灵盘踞在自己的树荫之下,给自己讲述着故事。

  他知道自己的使命,知道自己不能移动,更是无法彻底化形,所以他羡慕其他生灵多姿多彩的生活。

  所以,在其他的生灵盘踞在自己的树荫之下为自己讲述故事的时候,他总会给与他们回报。

  他其实认识那一直称呼他为‘老朋友’的虚空生物。

  那位虚空生物,曾经也盘踞在他的树荫之下,为他讲述着混沌世界之中的种种见闻。

  即使他能透过自己的枝叶,捕捉到发生在混沌世界之中的所有事物的变化,但他依旧希望有人在自己的树荫之下,以言语的方式,讲述着不同的生活经历。

  后来,开天辟地之后,他被天帝给斩断了,并且被炼制成了一件兵器,终日里替天帝作战,斩杀敌人。

  在岁月的洗礼之下,他渐渐诞生出了完整的意识,他从自己的本体之中逃脱出来,却被人发现。

  他在虚空之中穿梭了许久的岁月,才躲避了那仙帝十阶生灵的追杀。

  在那时候,他遇到了楚云,拥有双魂的楚云,是他理想之中最为完美的寄身之所。

  他扎根在了楚云的第二神魂之中,帮助楚云成长,亲自培养楚云。

  他迫切的希望从楚云的身体之中离开,能光明正大的生活在阳光之下。

  现在,他完成自己的愿望了。

  但是这一切好似只是一个奢望。

  自己,还没有去体验人世百态,还没有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冥冥之中,某种特殊的使命就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

  事实上也不是直接降临,而是他的修为达到了不灭十阶之后,突然就觉醒了某些东西,那是不可抗的一种使命,自己必须得去完成。

  很悲哀,他明明就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活生生的生灵,为什么偏偏是成为一根柱子的命运?

  本体都已经送给了天帝,他竟然还主动找上门来,索要自己现在的身体!

  “你滚,我根本就没有什么使命,狗屁的使命,于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你要创建地府,制定轮回,你自己去弄,别牵扯到我!”

  鸿蒙神树愤怒的冲着天帝吼了起来。

  天帝那一身永恒境界的修为,再吓唬不住他,天帝那强大的实力,现在不再被鸿蒙神树放在心上。

  他现在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他这是怎么了?

  一旁,楚云看着这一切,有些迷糊了。

  鸿蒙神树应该是明白了些什么,所以刚才幼稚得像个孩子。

  现在他歇斯底里,应该是获知了某些让他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这个怂货,现在敢大声的训斥天帝。

  是天帝口中所说的使命?

  修行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如果到头来还有某种使命施加在自己的身上,这修行,又有什么意义?

  “天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云站在了鸿蒙神树的身前,把他拦在了自己的身后。

  以前,鸿蒙神树曾多次帮助过他,现在,他也想帮鸿蒙神树一次。

  看到楚云主动拦在了鸿蒙神树的身前,天帝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满脸的欣慰,说道:“你终于成长到了这一步,不容易啊!”

  楚云很不习惯天帝现在看自己的眼神,这种眼神,就好似长辈看晚辈的眼神。

  自己和天帝非亲非故,他为何这样看自己?

  “天帝,创建轮回,塑造地府,有必要么?”

  楚云再一次询问起来。

  他其实知道创建地府,塑造轮回对整个仙界的好处,只是一时之间,没有弄明白其中的缘由罢了。

  地府轮回的创立,可以让仙界的运转持续更久的岁月,让仙界不至于在短时间之内崩碎消亡,但除此之外呢?

  还有什么?

  楚云的心中满是疑惑。

  他盯着天帝,眼睛一动不动,他不再去琢磨天帝以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用意,他想要弄明白这其中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必要,但这就是我的使命!”

  出乎楚云的预料,天帝竟然回答了他。

  在楚云的预料之中,天帝或许会逃避,或许直接不回答他的话,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回答了。

  这个回答,让楚云不知道该怎么去理解。

  使命?

  修行到了天帝这般境界,整个已知仙界之中,他几乎是无敌的存在,斩杀其他种族的永恒境界生灵,易如反掌,竟然说,创建地府,开辟轮回,是他的使命?

  使命?

  是特么谁给他的使命?

  是自己度过帝境之劫的时候,那一只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眼眸?

  亦或是在自己突破到不灭境界之时,自己意识所见到的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影给与了他这种命令?

  “修行到了你们这种地步,难道不能摆脱自己的命运?”

  楚云再一次问出了一个问题。

  他着实很是不解,修为都提升到了天帝这种仙界无敌的境界,竟然还摆脱不了命运的纠缠?

  天帝闻言,笑道:“怎能摆脱?活在这方世界的生灵,哪怕就是一粒尘土,都有自己的使命,摆脱不了的。”

  “超越!”

  楚云道:“就像是飞升者那样,修炼到极致,探寻更广袤的空间!”

  天帝道:“如果路被封死了呢?”

  “路……路被封死?”

  楚云只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他也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却没有想到,竟然从天帝的口中听到了这样一番话!

  路被封死了!

  这句话,证明在仙界之上,还有更为广袤的空间。

  这句话,也说明了在仙界之中,天帝并不是无能的。

  他现在即使是创建了地府轮回,他也依旧无力面对自己的命运!

  这何其悲哀!

  “路若是被封死,便另辟蹊径!”

  楚云道:“修行之路,任何艰难险阻,直接清除便是!”

  “哈哈,果然还是年轻人有朝气,这世界,还真是属于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天帝笑了笑,又换了一个话题,说道:“你见过他了吧?”

  楚云微微皱眉,天帝口中所指的‘他’,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他要问这么一句让自己摸不着头脑的话?

  疑惑之际,却又听见天帝说道:“我们所在的仙界,仙界之下的无数星空,再往下的世界,都是他创建的。”

  嘶……

  楚云听到这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从天帝的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

  现在,他也明白天帝所说之人,是什么人了。

  是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生灵!

  但是,自己见到那位生灵的时候,他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所消失的方式,好像是自杀了,一身能量,都逸散到了自己前世所在的宇宙之中。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的,这些,总让楚云陷入迷惑。

  “他一步一步的修行到了现在这般地步,更是创建了这一方世界,但是,他依旧绝望。”

  天帝笑了笑,用很轻松的语气,去讲述一个故事。

  “他说宇宙无限大、也是无限小的。层层叠叠的往上,永远没有尽头。”

  “当你跳出河面,认为自己攀登到了决定,你会发现在你的头上还有天空。当你超越天穹,你发现还有浩瀚宇宙。在浩瀚宇宙之外,还有浩瀚宇宙,无限的蔓延下去,永远没有终点,永远无法走到尽头。”

  天帝笑了笑,道:“追根溯源,是一件非常令人绝望的时候,你看得越多,也就会越绝望。”

  “所以干脆不要修行?”

  楚云的脸上挂着一抹自嘲之色。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存在,听他话里的意思,好似在说,自己的存在,是他故意造就出来的。

  自己,是他心里对曾经遗失的东西的一种寄托,所以自己的修行之路会顺风顺水,没有遭遇到什么较大的困难。

  即使是遇到生死危机,也总是会化险为夷。

  换一种说法,自己就是天选之人,是被上天所选中的人。

  一种非常可笑的说法,却又是那么的令人感觉到绝望。

  当你知晓关于你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人设计出来的之后,你还有心思去努力拼搏奋斗吗?

  好在,那设计了这一切的存在,好像是自杀了。

  楚云坚信他自杀了,也相信他绝对是自杀了,现在,他能感觉到这方天地之间,并没有什么力量再束缚在他的身上。

  “知晓得越多,对这个世界也就越绝望。我见到那人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就是消极无趣的。”

  微微一顿,天帝又道:“这世间弱小的生灵,他们无法洞穿自己的命运,喊出逆天改命的口号,实则可笑至极啊!”

  楚云听到这话,微微皱眉,他平静的看着天帝,说道:“你在嘲讽他们?”

  天帝耸了耸肩,说道:“我是在羡慕他们。”

  “羡慕他们的无知?”

  楚云笑了,这瞬间,他只感觉天帝格外虚伪。

  天帝笑了笑,没有回答楚云的话。

  楚云继续说道:“你曾弱小的时候,不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吗?别告诉我,你一诞生出自己的意识,就是无敌的存在。”

  天帝闻言,轻叹了一声,道:“自然不是。所以我羡慕还弱小时候的我。我讨厌现在的自己。”

  楚云彻底无言了。

  天帝,曾经已知仙界古天庭的创建者,已知仙界防御结界创建的领头人,为人族打下了生存空间的大能,竟然会说出他讨厌现在的自己这种消极的话。

  修行达到了天帝这般程度,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让楚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评价他了。

  生命,为何总是这么的奇怪呢?

  讨厌现在的自己?

  是因为知道了许多事情,洞穿了许多真相,所以讨厌现在的自己?

  “我不应该和你说这么多。”

  天帝笑了笑,最后目光移到楚云身后的鸿蒙神树身上,道:“你应该是明白自己的使命了吧?”

  “不明白,你滚,你这狗天帝,给我滚!”

  鸿蒙神树愤怒的歇斯底里的冲着天帝咆哮起来。

  他很难去接受某种既定的命运,更不愿意去接受自己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所以他在此时大声咆哮起来。

  可是在他这愤怒的咆哮声之下,楚云听到了许多的无奈。

  甚至,还有一丝惶恐夹杂其中。

  鸿蒙神树绝对是明白自己的使命是什么了。

  天帝丝毫没有把鸿蒙神树的咆哮放在心上,他笑了笑,道:“看来是我来早了。你还没有想明白。等你想明白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最终去处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