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七回 绝不可能!(1/2)
旺门佳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季善话还没说完,上首裴太夫人脸色已是越发的难看。

  好容易等她说完,立时看向了裴钦,怒道:“钦哥儿,谁让你胡说八道的?这么大个人了,还连事情的轻重缓急都分不清,这么长的时间,更是连一件小事都办不好,裴家养你何用,你父亲养你何用?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又骂裴二夫人,“定是你在钦哥儿面前说了什么是不是?我知道你心里一直都当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可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是为了侯府上下所有人,也是为了你的儿孙后人!一天天就知道在儿子面前胡说八道,我好好的孙子都让你给教坏了!”

  这话实在太重,裴二夫人哪里承受得起,忙屈膝跪下了,小声辩道:“母亲息怒,媳妇并不敢胡说八道,亦不会在钦哥儿面前胡说,还望母亲明鉴……呀……”

  却是话没说完,已让季善一把给拉了起来,道:“您跪什么跪,您又没做错事,方才也不是您与我说的,都是裴二爷主动与我说的,与您何干?况就算有错,就算要跪,也该是裴二老爷跪才是,谁不知道‘养不教,父之过’呢?可从来没听说过‘养不教,母之过’!”

  裴二老爷闻言,气得再次拍案而起,“你这个不恭不孝的孽女,真以为我治不了你是不是?”

  阜阳侯忙拉住了他,道:“二弟先别急,都几十岁的人了,脾气还是这么爆,偏对着外人从来都是和颜悦色,只对着自家人爆,非得七老八十时,才能改了你这臭毛病呢?”

  将裴二老爷按回椅子上坐了,又看向裴太夫人,“母亲也别生气了,横竖迟早要说的,钦哥儿早一些告诉他妹妹晚一些告诉,其实也没有太大差别。您就别恼他,也别恼二弟妹了,二弟妹向来贤淑钦哥儿向来孝顺阖府谁不知道呢,回头您又该心疼后悔了。”

  一面说,一面冲裴太夫人直使眼色。

  裴太夫人这才没好气道:“那我不管了,你自己管吧……我都这把年纪,早该什么都不管,只管高卧着受用了,结果还得我管不说,管了还费力不讨好,我图什么呢我?”

  阜阳侯忙笑着上前亲自端了茶给她,“那您就先别管了,喝口茶缓缓,看儿子与侄女儿说吧。”

  待裴太夫人接了茶,低头吃起来,方复看向季善,笑道:“侄女儿既该知道的都已知道了,那我便不必再多说一遍,直接开门见山了啊。这些年家里的确对不住你,让你原本好好儿的一个侯府千金,却受了那么多委屈,便是好容易如今也算苦尽甘来了,终究还是……哎,当年真的谁也想不到,都怪那该千刀万剐的刁奴,怪老天爷捉弄人啊!”

  “可不管怎么说,血缘亲情是割不断的,你身上既流着我们裴家的血,便永远都是我们裴家的人,这一点,是无论你如今姓什么,无论在旁人眼里你是谁,都无论改变不了的,你说呢?那你父母当父母的,我们这些当长辈的,该补偿你的便都得补偿你,该疼你的也都得疼你,才不枉骨肉至亲一场,失而复得一场,对不对?”

  季善似笑非笑,“您说得都对。所以我该为家里付出,该为家里牺牲的,也该毫不犹豫的付出与牺牲,对吧?不然便枉自我父母生我一场,枉自大家骨肉至亲一场,我便是那不恭不孝之人,活该天打雷劈?”

  轻嗤一声,“可惜我不怕天打雷劈,我也相信老天爷不会那般是非不分,所以侯爷怕是要失望了!”

  阜阳侯果然不愧是一品侯爷,养气功夫就是了得。

  见季善如此桀骜,也只是轻轻摩挲了几下大拇指上的扳指,便已笑容不变的又道:“老天爷自不会是非不分,但明明可以是双赢的事,侄女又何必非要执着于一时之气呢?当然,年轻人有锐气也是好事,我也喜欢看到自家子侄都朝气蓬勃的样子。不过侄女儿何不先听我把话说完了,再做决定?”

  季善没有说话,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虽然心里早已知道,阜阳侯接下来要说的不外糖衣炮弹那一套。

  果然就听阜阳侯道:“侄女婿如今已是举人了吧?这个年纪的举人,便是全国都不多,倒真是年少有为。不过,从举人到进士那道坎儿,可不是所有举人都想迈就能迈得过去的,据我所知,十个里有七八个最终都终其一生也没能垮过那道坎儿,对吧?尤其侄女婿本家还实在寒微,纵有罗知府这个恩师一力教导提携,只怕往后也不是坦途一片。难道侄女儿就不想夫荣妻贵,凤冠霞帔,子孙后代都受余荫呢?”

  “正好侯府也在想着以科举入仕来延续家族的昌盛荣光了,毕竟祖荫肯定吃不了世世代代,如今又四海升平,根本没有别的途径能延续家族的富贵荣华,科举便成了最好也是唯一的路。侄女婿,本侯可以向你作保,只要你们小夫妻肯为家族尽心尽力,家族的资源肯定会尽可能向你倾斜,——这话本侯绝不是在信口开河,因为家族暂时还没有其他念书的种子,便是你们五弟资质尚可,如今说什么都还言时过早,不比你已经走了九十步,只差最后十步了。”

  “那至多四十,你便定能做到三品大员,再往上,九卿、六部尚书,乃至入阁拜相,也不是不可能。你岳父的衣钵,你这个亲女婿来继承,再合适不过了……你考虑一下吧。”

  就不信这么巨大的利益诱惑之下,这个侄女婿还能不动心,再是夫妻恩爱又如何,于男人来说,终究权势才是最重要的,旁的都得靠后!

  果不其然沈恒已是两眼放光,片刻才小心翼翼的道:“侯爷这些话都是真的,绝不是糊弄晚生的吗?”

  阜阳侯目露傲然,笑道:“本侯乃堂堂侯爷,有糊弄你一个小小举人的必要吗?自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然,得你本身学识过人,能堂堂正正考中两榜进士才成,你岳父便是差在了只有举人的功名上,可他生来便是侯府公子,你出身却差他差得远,——不然纵有侯府一力扶持你,你自己立不住,也是白费功夫。你莫不是信不过自己不成?”

  若非听得这侄女婿年轻轻就中了举人,想着有可能双赢,他也不会由得老娘说什么也要将人给弄回来,什么运数命数的,都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而他,刚好是不信那一拨的。

  当然,他也的确怕了老娘的唠叨和磨人,这次能把心病给她消了,还是给她消了的好。

  沈恒已忙忙道:“晚生学问还算扎实,一定会加倍努力,头悬梁锥刺股的苦读,争取来年春闱一次考中的!”

  阜阳侯眼里的自得之色就更盛了,含笑看向了季善。

  意思很明白,只要她夫君同意了,她“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除了同意,还能怎么着,说到底,她的底气不就是来自自己的举人夫君吗?

  却见季善仍是一脸的淡定从容,也不知是真的,还是装的?

  但不管是真的还是装的,在那样贫苦的偏远乡下长了十几年,还能如此的出挑,有这份气度与见识,甚至心里已经尽量想好的方面想,没想到依然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好,也够阜阳侯高看季善一眼了,果真不愧是他们家的种,天生就与寻常人不一样!

  阜阳侯因笑着继续道:“那本侯和大家伙儿可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只是一点,本侯有几句丑话要说在前头,三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且听张真人的意思,便是虔心青灯古佛三年后,也未必就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指不定,那个时间还可能会延长……如此一来,你们年轻小夫妻到底要分离多长的时间,如今也说不准了。”

  “本侯是侄女儿的伯父,当然要为自己的侄女儿打算,就希望这三年多的时间里,你能洁身自好,等到与侄女儿夫妻团聚那一日。正好你也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潜心向学,潜心为将来要走的路打好地基,将来即便爬得再高,也不用怕地基不稳会摔下来了,你觉得呢?”

  “这……”

  沈恒面上就有了犹豫之色,“侯爷这个要求,晚生怕是做不到,晚生一直在外求学,父母亲人通不在身边,若是几年都见不到娘子,身边的一应琐事可该由谁来照顾打点?且、且晚生年纪也不小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家母也只得晚生一个亲生儿子,晚生总不能让她老人家不定得多少年后,才能抱上孙子……吧?不知侯爷能否通融一二?”

  阜阳侯闻言,立时沉了脸,道:“你要本侯如何通融?又想富贵荣华,高官厚禄,又不肯做出牺牲,还不是什么太大的牺牲,世上岂能有这么便宜的事?不就三年吗,你身边也不是没有小厮下人,怎么就没人照顾打点了?”

  “至于子嗣,你们夫妇都还年轻,便是三年后,也不过都才二十几岁,正是生儿育女的好时候,怎么就等不得了?历来成大事者,都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意志力,也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所以不要再为你的鱼和熊掌都想兼得,为你的耽于享乐找借口,你若没有那份意志力,也趁早别再做我们裴家女婿的好!”

  一个小小的举人,若非机缘巧合娶了他们家的女儿,连站到他面前的机会都没有,还敢与他讨价还价,以为自己是谁呢?

  不管是为了侯府的威严,还是侄女儿的后半辈子,他都必须得把这场谈判的主动权一直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

  沈恒就结巴起来,“可、可侯爷自己不是才说,如今根本说不准晚生要与娘子分离多长的时间吗?万一是七八年乃至更久,娘子都、都可能不能生了,晚生又该怎么办?家母如今就一个心愿,能早日抱上孙子,偏晚生与娘子都成婚两三年了,依然……,若是还要再等几年,晚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见家母了……”

  阜阳侯冷笑一声,道:“那你自己权衡吧,你父亲儿子倒是生得早,也生得多,又有什么用,你不会连‘贵精不贵多’的道理都不知道吧?何况我们家的女儿出
为您推荐